政治文化研究网

视觉文化研究论文

文化研究 2021-07-08 07:06104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既然视觉文化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文化特征之一,它自然构成了一个不可避免的学术命题。不言而喻,作为文学、美学或文化研究的学者,他们无法回避这个敏感而普遍的问题。

视觉文化取代印刷文化,成为一个时代文化最突出的现象甚至典范。一些西方著名学者如鲍德里亚、德波、詹姆逊、费瑟斯通等都看到了这一点。有相当深入的讨论;国内一些著名学者也将视觉文化作为文化研究的主要研究内容。最近在美学界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的“日常生活审美化”命题,其实是视觉文化带来的审美方法的演变。在视觉文化方面,有许多有影响的作品。那么,我们的讨论是否有其独特的意义呢?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在哪里?

近来,文学艺术领域关于文学艺术的学科边界的争议不断,再次成为备受关注的理论热点。其实这与视觉文化的问题密切相关。作为时代的文化典范,视觉文化带来了一种与文学截然不同的审美方式。它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或者已经成为消费社会和文化的最重要标志。文学艺术体系以文学理论为基础。甚至有人提出了“文学的终结”这个严肃的话题,文化研究中关于视觉文化和图像的话语几乎与原始文学理论或经典文学艺术相去甚远。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文艺美学的发展离不开当下的审美现实。我们必须以“与时俱进”的学术态度和理论方法,将视觉文化中的审美现象融入我们自己。系统内;视觉文化的研究也应该从文学和美学的角度进行更深入的探索。

视觉文化作为一个重要的话题出现在美学领域。其实可以说应该是题目的意思视觉文化研究,也反映了文学艺术和美学发展的一个大趋势。近期文学艺术、社会学或美学方面的作品,尤其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作品和文章,都与视觉文化有很大关系。这一现象自然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但是,目前的视觉文化理论更多的是泛文化的性质,与文学艺术和美学的研究有很大的不同。我们现在看到的视觉作品更多是站在社会学或文化的角度,从文学和美学的角度来讨论还很缺乏。在我看来,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文艺学与美学的进步,恰恰应以视觉问题为突破口和增长点。我认为,一方面,视觉文化本身的问题需要从内部去探索,另一方面,视觉文化、文学艺术和美学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这两点是推进这个问题的两种方法。 我们无意以某种夸张的姿态成为学术界的“焦点”,而是以客观、平和的学术理性探索视觉文化的本体建构和文艺美学的外延。这里的几篇文章,虽然视角不同,但基本都反映了这个初衷。

视觉文化是当前文化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本文讨论了视觉文化研究的三个相关问题:视觉文化的问题结构、观看方式和视觉文化研究的反学科性。

(一)视觉文化的问题结构

开创视觉文化研究的美国学者米歇尔认为,视觉文化的研究主要关注视觉体验的社会建构。在他看来,视觉文化研究具有一定的“非学科性”或“非学科性”,也就是说,它是一种不同于以往学科结构(如艺术史)或学术运动(如文化运动)。研究。在视觉文化教学大纲中,他以关键词的形式详细说明了视觉文化研究的主要类别和关键词:

视觉文化:符号、身体、世界

在这个视觉文化研究的关键词族中,第一个术语是围绕着符号的概念而写的,但并不是为了掌握某种视觉文化的符号学,而是提出关于视觉符号的问题。这是视觉和阅读的关系问题。这一概念旨在提供解释图像和视觉体验的工具,同时从视觉符号延伸到社会、文明、历史和性别的范畴,从而揭示视觉符号本身复杂的文化意义。如果说第一个概念是视觉文化研究的基础,那么第二个和第三个概念更多地与各种视觉现象和视觉体验有关。身体是主体性的标志,世界是客体世界,两者构成复杂的关联。可见,米歇尔极力倡导的视觉文化研究,绝非局限于某一学科,而是跨学科的。这就是他打算称之为“非纪律性”和“非纪律性”的东西。即利用这些具有开放性和“家族相似性”的视觉文化关键词,化解已形成的学科及其方法对视觉文化的“扭曲”和“限制”,将视觉文化研究引向更广阔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