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人民日报:为什么理论不“瘦”

理论纵横 2021-06-23 08:05124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最近,“瘦”这个词在理论界流传。为什么理论不“瘦”?如何适度减少这么多“条”和这么多“帧”?发人深省。

理论是思想的逻辑。理论组织和逻辑化思维。只要是思想,在“思想”中,思想之花自然绽放,思想之光自然点亮,就不会有那么多“框架”。 “随机”主要是对“思想”的基础工作进行总结和组织。它被命名为“材料”,几乎是“技术”而不是“道”。 “写作”理论是指“写作”思想和“写作”原则,而不仅仅是“写作材料”。炼钢的思想是对概括的或“材料”进行争、炼、升华,然后再贬值、炼化、再升华。有一个类似于蒸蒸馏水的过程。 “写作材料”并没有那么复杂。思想分为三个层次:一点思想、丰富思想和创新思想。理论因为一点思考而发光,即使是一句哲理的话,也能让一篇文章发光或久留;因为思想丰富纵横理论,所以不“瘦”,甚至不“富”满;因创新理念而彰显坚强与美丽。

理论是实践的逻辑。理论的真实性往往取决于科学验证,理论的正确性取决于社会实践。正确的道路、正确的纲领、正确的政策、正确的决策,都是社会实践给出的理论。这就使得理论联系实际、理论联系实际、对话联系实践成为必然。只是从经典到经典,从书到书,从文件到文件,从概念顺序到类别整合,从造句到越来越多的平行句子,文章突出了滕诺的坚韧和“聪明”。难以形成准确的洞察力、洞察力和洞察力,渗透到实践中;如果时代的问题不是“看、听、问”,就不会表现出丝毫今天的实践精神,实践的话语体系只能“暂停”。实践如此丰富;问题是矛盾泛滥,有些矛盾推动社会前进;修炼的精神,如水汽一般四溢。理论阐释实践和实践中的问题,尤其是实践精神,呈现出生动、直观、充满活力的情境。

理论是历史逻辑。理论的“大脑”始终在“思想”中,“两只眼睛”注视实践,“两只脚”躺在历史的坚实基础上。理论因历史而具有“史学结合”,广阔而深远的平台,符合规律和宗旨,有经验教训、典故、轶事、名言引领阅读。中国唐代的理论形式是“乱叙议论”的类型。思想自然会从历史叙事中漂流,人们接受诗歌甚至优美散文的思想。我在1950年代研究了南斯拉夫理论,并与《历史理论》一起消化吸收,流传至今。 80年代以来,有人从欧美学说“理论源于历史”,并没有产生范式;相反,逻辑已经率先进入了历史所缺的形而上学。现在,更何况只有理论文章,没有丝毫历史“调味品”或“调味料”。它有轮廓,没有眼睛,没有骨头,没有肉,让人无法触摸到历史的感觉。结果只能让人拒绝品尝理论。品味,无论是“莫斯科盛宴”还是“肯德基”。理论总是从历史抽象中具体而来,因为认识过去和现在而不失大地,因为经历了过去和现在,所以不“瘦”。

理论是“我”的逻辑。理论包括原理、规律和原理。追求“无我”的境界,不应该写“无我”。以常见的“是”为例,“是”与“无我”,“是”与“自我”。 “无我”之“是”,就是深入研究“是”从何而来,在何处,由什么条件决定,它的内涵外延,此时此刻如何,延伸到何处。它形成“是”的判断。或判断句,如“是”句。分析这个“是”需要“我”的“是”,把握别人为什么理解这个“是”,提倡和宣传这个“是”,然后思考我为什么以及如何理解这个“是”,写“我” “是”表示理解,“是”表示在该领域、行业或专业中了解该主题。 “是”与“事”相通,事相交融。 “是”,由此形成的理论文章应该是有血有肉的,有活力的,有魅力的。

人世间,没有一千个人。有的人优雅,有的人性感,有的人富有。理论也是如此。一个时代的理论过度“骨感”,就像一个时代的文艺过度“娱乐”,即时代错误和流行病。愿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得到反映,治愈疾病纵横理论,充满思想,充满实践精神,丰富历史感,丰富、充实、“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