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把“文学评论”当作一种研究方法,在开篇报告或毕业论文中一个接一个

文献综述 2022-04-12 08:29128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这是一个“拖后腿”毕业论文的季节。有多少人因此而忘记吃饭和睡觉。即使您不是应届毕业生,您也可能正在准备课程论文、打开演示文稿或准备撰写论文以发表。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校纷纷推迟开学时间。豆瓣上的一些书友甚至调侃说,很多学生和老师都在家“做论文”。用不了多久,学术期刊的投稿邮箱就会人满为患。

论文的一部分是研究方法。不同的学科,不同的研究领域,不同的方法偏好,使用的方法自然不同。比较常见的有问卷调查、内容分析、田野调查、民族志、案例研究、大数据分析等。一篇论文往往使用不止一种方法。

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不管用什么方法,总有一种方法叫“文献研究法”,经常被人提到呢?它的使用次数不一定最多,但它已经进入了几乎所有学科和领域,各个专业的学生和老师都经常看到它。当我们把它写下来时,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把它写下来了。即使被提醒,我可能已经意识到“文献研究法”不是一种研究方法,但我忍不住,不小心把它写了下来。“文献法”本身是否是一种研究方法是有争议的,而相当于文献综述的书目法则从来没有。

作者 | 罗东

B站,微博账号:@LuodongTime

看完视频,往下看扩展内容~

扩展:当“文件”作为装饰品时

把“文学评论”作为一种研究方法,就像是一种无声的传统,在开场报告或毕业论文中层出不穷,年复一年。这个误会不是因为老师在课堂上说的。毕竟,作为教师的研究人员很少会认为这是这种方法。

在视频中,我们提到了对截图中“snippet”的吐槽——如果“文献研究法”是研究法,那么熬夜写论文应该叫“熬夜法”,而导师发疯的时候应该叫“发法”——有意思的是,发截图的同学说是老师朋友圈的,老师朋友圈说只是“截图”他听到。似乎传播得太广了。倒不如说,全世界的老师们,长期以来都在为“文献研究法”所苦。当然,正如教育学者姚继海在他的文章《是“文献法”》中所说的那样

以“文献”为研究材料的案例:《想象异域》(葛兆光;中华书局,2014)《广州贸易》([美]范戴克;江英河、黄超译;启威社科文献出版社,2018年)《中国诉讼社会史研究》([日文]傅马进主编;陈宝良等中日学者撰;范羽等译;贞观·浙江大学出版社,2019)

这种误解可能是由于文献整理和分析困难,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以至于不得不称其为研究方法,才能与努力相匹配。这几乎是一个难以察觉的选择。而这些也意味着,“文学评论”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毕竟不高。只是形式上最接近学术论文的“样子”。

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有多远?》作者:乔小春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2月

国内人口学家乔晓春长期主持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暑期班,培训对象包括学生和青年学者。他撰写了犀利的散文集《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有多远?》,质疑研究人员太多“想当然”,经验精神太少。人口学的专长是定量研究。通过证据,他主要指数据收集和统计分析。从事定性研究的研究人员当然不这么说,并且倾向于谨慎地使用“科学”这个词。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去意识形态化和摒弃主观假设,他们通常只关注材料收集、分析、研究开始后的结论。这当然是有道理的。当“价值中立” 被普遍接受的,只是指这些链接,而不包括如何选择主题和如何发布。研究什么课题,是否以论文或演讲的形式发表研究,仍由个人喜好决定,不能“价值中立”。

然而,我们似乎不太关注文献综述的“想当然”。运用建构主义,也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文献综述论文 文献综述,选择参考什么,不参考什么,强调什么,忽略什么,以及如何总结文献的观点。在毕业论文中,最大的“需要”就是要求研究具有创新性。如果没有,则必须重组文献综述,以在下文中取得突破。

这样写的文献综述确实可以给人一些信心。最难的部分完成了,白天泡在图书馆,晚上熬夜拿着报纸。它终于看起来像一篇学术论文。有没有情感的专业词汇,也有分析概念和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