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无处不在的“眼睛”——我读《当代中国的视觉文化研究》

文化研究 2022-04-05 08:09172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第 3 期 / 特约书评人

无处不在的“眼睛”

——我读了《当代中国视觉文化研究

作者:赵景荣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中文系

近20年来,关于“愿景”的讨论在中国学界十分活跃。不同学科的人越来越倾向于对“视觉”达成某种共识,即在人类众多感官中,它是最优越、最强的。大的——一方面,视觉直接产生图像,另一方面,视觉又离不开逻辑和理性。视觉经常被用作分析艺术、时尚、文学、媒体、社会和文化等许多现象的理论武器;同时,它也经常被独立使用,成为与语言(或话语)并列的一种新的文化形式。主要原因变了,变成了一个“大概念”,涵盖了文化生产等一整套文化框架,文化消费和文化传播。可以说,眼睛无处不在,观看无处不在,视觉以及围绕视觉的一系列新问题,构成了当代社会的“新现实主义”。当海德格尔敏锐地发现世界已被“把握为图像”,德波声称社会越来越“景观化”时,我们不再将“视觉现象”和“视觉功能”作为中介或手段。如今,“愿景”早已升华为一个活跃的实践主体,不断影响社会发展、塑造社会主体、修正文化结构。“愿景”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成为了一个辩证的、往复的文化逻辑“场”,如“

这是当代中国视觉文化的核心问题。周宪主编的《当代中国视觉文化研究》一书明确聚焦这一问题,聚焦改革开放40年的“大众文化”。

“前卫艺术”、“草根媒体文化”、“城市形象”四个视觉文化领域,以及“视觉系统”和“视觉技术”,集中、有针对性地探讨了社会变迁与视觉的互动。文化,并分析了“视觉系统”和“视觉技术”。在这种互动关系中,视觉文化如何构建中国社会转型期社会实践者的主体性?”[1]. 本书所呈现的研究成果是明确面向中国现实的专题研究视觉文化研究,对我们深入思考视觉现代性与当代中国现实之间的复杂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一、回到历史

一个移动的时代选择何种视角或方法来代表不同历史阶段最鲜明、最重要的文化精神,往往与至少三个因素密切相关:技术创新、人类主体性探索、制度调整。涵盖这三个因素的共同基础是社会发展。后者更加多样化和复杂,也可能包含更多相互促进或相互矛盾的混合力量,对人们的体验和感知产生多方面的影响。如此一来,我们不难理解,“视觉”演变成当代中国文化形态的主要原因,绝非偶然事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视觉的兴起虽然已经成为当代文化研究的一个显着特征,甚至有与之前的“语言转向”齐头并进成为另一种新的文化范式的趋势,但它仍然是历史性地形成的。视觉感受力是从人类整体的社会实践中凸显出来的。事实上,它仍然立足于社会发展,视觉文化仍然是铺天盖地的现代性进程的一部分。

目前,学术界对视觉文化的研究大多走两条路径,一是理论分析路径,二是案例分析路径。无论是前者更倾向于在媒体研究或社会学领域寻求理论资源,还是后者更接近于文化研究或美学的研究途径,它们的共同点在于历史的维度,或从历史的角度重建视觉技术、视觉意象和视觉表征的起源。这样,当我们试图理解视觉文化时,往往习惯于从“视觉”和以它为中心的“家庭观念”来理解它。问题,比如视觉文化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视觉的优势在这个时候显露出来,而在其他时候却没有?社会、时代、集体和个人在整个发生发展过程中处于什么位置?等等。

相比之下,《当代中国视觉文化研究》一书显然做出了不同的努力。无论是分析艺术实例还是制度变迁,本书作者始终坚持从历史渊源到问题情境,从一般理论背景到特殊实践案例的研究方法。每个话题的讨论都从“社会转型”和“社会变迁”开始,通过将改革开放40年(或者更准确地说是1980年代)的历史细分为三个时期,研究视觉表征的特征。各个时期及其对中国社会主体影响的差异,在 视觉 文化 看似 整齐 宏大 的 表象 下 , 梳理 不同 个体 群体 的 特殊性 及其 对 一个 时代 精神 面貌 建设 的 意义 . 因此,在本书中,历史时间的节点往往也是文化形态的分水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