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伟大的外交》:基辛格的外交公开课

理论纵横 2021-12-31 14:26135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当我第一次看到《大外交》的作者是基辛格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一定是基辛格的传记,比如中美建交。为此,它是众所周知的。为此,我也找到了英文版来阅读。然而,直到读了这本书的第一章,我才意识到我错了。我低估了基辛格的智慧和野心。这本书突然到了17世纪,外交大师们突然出现在纸上。利害关系外交活动生动。作为历史的一部分,基辛格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思考得更深,使这本书成为国际关系史上的经典。

不同的人对外交有不同的定义。在不同的时期外交纵横理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外交风格。外交究竟是重国力还是重外交高手的战术,也存在争议。我个人对外交的理解是,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战争本身也是外交的一种极端表现,甚至是一种工具。外交以国力为基础,但与具体战略的制定和执行以及最终效果的关键人物密切相关。形影不离。“伟大的外交”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进行的。基辛格似乎正在构建一部史诗电影。它仍然是 N 部分。他像画外音一样解释背景和结构,然后“释放”

因为涉及的时代多,国家多,人多,基辛格也着力发展。第一,尽管外交每天在世界各大主要地方进行,但基辛格始终聚焦于相应时代的“中心”或冲突焦点。因此,本书开篇聚焦欧洲,从黎塞留到梅特涅、俾斯麦,与当时欧洲大陆作为世界经济文化中心的地位相对应,也是冲突频发的“火药桶”。从此,随着德日霸道到二战全面爆发,从美国、苏联的崛起,到大冷战时代,本书自然时空切换,气势磅礴。其次,基辛格一直非常有自我意识。他写了《外交史》,所以解释了相关背景。尤其是各国的内政,都在坚持“内政史是书写外交史的基础”的倒置。核心内容永不发散,确保本书的主线始终围绕外交话题展开。

很多时候,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段历史,往往会给你带来新的感受。本书在描述 17 至 19 世纪的欧洲历史时,使用了黎塞留和梅特涅等政治人物的视角。它让我感到神清气爽。在外交史上,活跃于17世纪的黎塞留可谓是非常有名的人物,甚至开创了一种风格。他虽然是红衣主教,但也是法国路易十三时期的权势人物,在外交上跳出了宗教利益的传统,更加关注法国的实际利益。现在这似乎是一种自然的思考方式。这在当时是开创性的。黎塞留被称为当时最伟大的战略大师。他所面临的情况,与日后在德国的俾斯麦有些相似。有一个强大的西班牙与它不断战斗,东边是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以及邻近的王朝。德国的诸多列强,更不用说隔海相望的英国,时不时来扰乱局势。

黎塞留面临着极其不利的地缘政治环境,该国宫廷阴谋不断。路易十三和他的母亲玛丽·美第奇之间的战斗更加狗血,并且由于一些宗教和经济纠纷。,也时有内部叛乱。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黎塞留采取务实的态度,时而与邻国粉碎到底,时而务实的和谈,时而使法军直接上阵,时而在幕后发生冲突,保证了最大的利益。法国的福利程度。在外交上,黎塞留不如后来的俾斯麦那么得心应手,但在当时法国实力有限的情况下,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已经是高手了。更多黎塞留的事迹,推荐大家阅读商务印书馆今年的老书《黎塞留传》。

与坚定捍卫法国和路易十三的利益,甚至多次挑起战争的黎塞留相比,19世纪奥地利外长梅特涅则是另一种风格。梅特涅活跃于拿破仑横渡欧洲的时代,甚至还有一个有趣的轶事,拿破仑借用梅特涅夫人告诉梅特涅娶了一位法国公主。但梅特涅最伟大的外交事迹发生在后拿破仑时代。就像随后的一战和二战一样,在拿破仑时代的欧洲战争之后,如何建立更加稳定的欧洲新秩序是当时的一大挑战。. 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梅特涅来回流传,成为英俄奥普“四国同盟”的主要缔造者 以及一系列后续活动的运营商。尽管在今天的解释语境下,“四国联盟”是反动的、保守的,并且压制了在法国兴起的自由运动。然而站在那个时代的节点,当时的人们,在法国开始的战争无异于一场“灾难”。稳定发展本身也是时代的呼唤,梅特涅可以互不信任。在存在利益冲突的大国之间寻找所谓的利益“最大公约数”,也显示了这位“蝴蝶大臣”的非凡特征。并压制在法国出现的自由运动。然而站在那个时代的节点,当时的人们,在法国开始的战争无异于一场“灾难”。稳定发展本身也是时代的呼唤,梅特涅可以互不信任。在存在利益冲突的大国之间寻找所谓的利益“最大公约数”,也显示了这位“蝴蝶大臣”的非凡特征。并压制在法国出现的自由运动。然而站在那个时代的节点,当时的人们外交纵横理论,在法国开始的战争无异于一场“灾难”。稳定发展本身也是时代的呼唤,梅特涅可以互不信任。在存在利益冲突的大国之间寻找所谓的利益“最大公约数”,也显示了这位“蝴蝶大臣”的非凡特征。

这本书之所以对这两个人物出现在这本书的时代的外交描写产生深远的影响,一方面是因为它拓展了我对欧洲一战前外交格局和风格的看法,另一方面,也是本书典型的叙事风格。反映。这本书总是站在人的角度,并没有把视野抬得太高。法国写一点,英国写几笔,西班牙加几句。相反,它侧重于核心人物,因为核心人物本身的外交活动来自那个时代。主线,中间穿插了几条支线,自然呈现出一个时代的外交格局,更加生动。

而正是从黎塞留时代开始,利益就成为了欧洲外交关系的核心要素,以至于基辛格在其他时代的外交格局中反复提及黎塞留和梅特涅。时代的“四国同盟”模式表明,两国构建了经典的外交范式。在阅读《大外交》的过程中,我也意识到,虽然我们崇尚独立,但正如我们社会的运行一样,不可能单靠每个人的“独立”来稳定高效发展。外交关系也需要秩序共同维护,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领导者。在很多情况下,“世界警察”不一定是贬义词。在不同的时代,一个或几个当时的强国总是需要以建设性的态度形成相对稳定的格局。因此,当这种格局松动,没有“说话者”,激烈的多国战争就会爆发。战争结束后,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多国参与的会议,试图构建新的平衡。在新的平衡体系下,那么一个或几个加权占主导地位。

抱着“功利主义”态度的外交显然没有“让世界充满爱”的口号那么令人兴奋,但人类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证明,这是最现实、最容易达成协议的起点。. 《大外交》正是让我们领略数百年全球外交史的主线。虽然视角仍然是西化的,但它确实代表了本书所涉及时代的历史现实。欧洲、美国和苏联本来就是这个时期的世界。外交的主流,所以“西方”的视角并没有妥协其炒作的价值。

今天的中国也到了无法“隐藏实力,等待时机”的地步,因为经济和政治已经深深嵌入全球秩序中,中美关系成为关键一环。在当前的世界结构中。同时,在中国内部,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升,国民公民的国籍也得到体现。最近,从《湄公河行动》到《战狼2》、《红海》的热映,其实都反映了这种大众心理。因此,中国也正在进入全球外交时代。无论愿不愿意,亚洲已成为当前全球外交的新热点。中国的经济、商业、政治、和安全都将直接受到影响并辐射给我们。希望这将是一个顺利的探索过程,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