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百年变迁视域下的中国外交理论与实践创新(2

理论纵横 2021-12-28 12:1299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外交为全球发展保驾护航。70年来,中国外交以统筹国内国际大局的战略眼光,捍卫和扩大国家利益,塑造国际环境,为中国崛起保驾护航。

70年中国外交注重思想、理论和实践创新,实现了从维护国家利益到推动国家利益全球扩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使命创新。实现了从脱离经济全球化到全面融入国际社会的转变。,进而在身份转变中发挥引领作用,实现从国际体系中的革命者、国际公共产品的消费者到全球合作的引领者、国际公共产品的重要提供者角色的转变。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致力于两个建设——即

冷战结束,标志着世界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进入大发展大动荡时代。

进入21世纪,世界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个重要标志是2008年欧美债务危机引发的全球动荡。2009年外交纵横理论,G20取代G8(G8)作为全球经济合作和治理的主要平台。中国致力于发挥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发挥连接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桥梁纽带作用。

2009年,国际形势发生冷战结束以来最深刻复杂的变化。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为开端,世界酝酿动荡,大国关系曲折,中国周边地区进入多事之秋,促使中国进入战略调整新阶段,中国外交迎来了开拓创新的十年。

下面,我将谈三个问题:百年变迁与中国外交,认识习近平外交思想的形成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的丰富发展,分析中国的外交实践。

百年变迁与中国外交创新

变化是世界的常态,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百年未有之大变”的战略判断具有特殊意义。冷战结束以来,我们长期坚持和平与发展的主题判断,强调世界发生深刻变化,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和调整,密切关注全球变化对中国发展的影响。 ,并以此为基础调整外交战略布局。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习近平站在人类历史演进的高度,深刻把握时代形势,作出“百年未有之大变”的战略判断:

百年变革的到来,与冷战结束以来国际风云变幻、大国兴衰、发展中大国兴衰、全球经济危机引发的西方转型密切相关。 2008年,新一轮科技革命加速重塑。世界息息相关。当前的变化是从西方中心到非西方中心,或者说是西方中心与非西方并列的大变化。我们仍处于百年变革的初期,国际体系改革正接近临界点,世界经济处于十字路口,许多国家存在诸多分歧、困惑和担忧。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

面对百年变迁,中国秉持战略决心,拓展战略视野,深化战略运营,实现战略创新,积极抢抓和创造战略机遇,构建以融合变革为核心的和平发展战略框架,致力丰富和平 发展规划兴起后,创造性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正确观等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新思路、新思路关于正义和利益。在世界经济治理、国际金融秩序、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东亚全面合作等领域积极努力。

中国外交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引发的世界格局变化为中国外交思想理论创新提供了外部压力和动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开始酝酿。习近平牢牢把握中国和世界发展大势,深刻思考人类未来命运,提出一系列富有中国特色、体现中华民族精神的新理念、新主张、新举措。与时俱进,引领人类发展进步潮流,积极推动外交思想理论创新。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

其核心内容是:坚持以维护党的中央权威为指挥,加强党对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使命,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坚持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宗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根本,增强战略自信;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在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基础上走和平发展道路;依托深化外交布局,构建全球伙伴关系;坚持公平正义理念,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坚持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底线,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坚持把国外工作的优良传统与时代特点相结合。方向塑造了中国外交的独特风格。

2018年6月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确立了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导地位。

中国外交思想应对百年变迁的理论创新,体现在统筹国内国际大局的战略高度。2009年以来,中国摆脱了一个超级大国和多个强国的格局,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期待从中国的发展中受益。当前,全球经济治理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国正迎来与世界共同发展的新机遇。统筹两个大局,积极塑造战略机遇,是当代中国外交的战略标杆,推动了中国国际合作发展理念的确立。

中国外交思想应对百年变迁的理论创新,体现在聚焦自身发展的战略基础上。2009年以来,面对世界风云变幻,中国领导人根据国情和世界情况作出战略判断,积极谋划,防范可能出现的“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风险。中国深刻认识到大而不强的大背景依然存在,强调首先要做好,进一步夯实中国和平发展的国内基础。

中国外交思想应对百年变迁的理论创新,体现在巩固地区重心的战略支撑上。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真正的世界大国的发展都必须首先在地区事务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中国深刻认识到东亚及周边地区的重要性,提出亲诚惠容新主张,致力于构建周边伙伴关系网络,发展睦邻友好、支持互助的周边关系。提出建设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重大举措,

中国外交思想应对百年变迁的理论创新,体现在对全球战略广度的密切关注。习近平创造性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正确义利观等外交理念和理念,展现了复兴的世界理想和广阔的全球视野。人类命运共同体回答了当今时代人类社会走向的问题;新型国际关系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路径;正确的义利观是实现新型国际关系的道义保障,

中国外交思想应对百年变迁的理论创新,体现在推进中国特色国际合作理论的战略深度。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未来取决于国际合作的道路。融合世界机遇和中国机遇,走互利共赢之路,是新时代中国和平发展的基本理念,也是中国推动深化国际合作的重要抓手。共建“一带一路”深刻体现了中国国际合作理论的新发展,特别是面向发展的战略选择。

创新在中国外交实践中的体现

面对百年变迁,中国外交大胆探索,增强主动性和主动性,推动了奋发有为的战略转型。

中国外交实践的创新,体现在走开放发展道路,通过全面开放巩固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开放是国家和平发展的必由之路。2009年以来,中国坚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积极推进放宽市场准入等重大举措,发展开放型经济。中国加大对内开放力度,大幅放宽市场准入,营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以深化区域协调发展为抓手,推动形成东西部陆海内外联动互助开放格局。

中国外交实践的创新体现在推动大国关系动态、稳定、平衡发展。2009年至今,大国关系跌宕起伏。从互助到“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给了中国大幅调整与大国关系的契机。

首先,保持中俄关系稳定发展,是中国应对大国关系变化的重要条件。2019年6月,中俄宣布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推动两国发展战略紧密对接、发展利益深度融合、民心相通。和意见。

二是中方稳步应对中美分歧,防止中美竞争和冲突引发全球震荡。中美关系徘徊在“修昔底德陷阱”的边缘。2009年以来,中美外交风风雨雨。尽管寻求新型大国关系和“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的定位,但双方在许多问题上的严重分歧也无法掩饰。中美关系的关键是增强战略管理意识,协调宏观层面的高层交往、中观层面的职能领域合作、微观层面的危机管理。同时,要加强对重大分歧的管控,防止冲突升级。类似安全困境的情况。

第三,中国在对欧关系中积极推行“无敌国家外交”,推动与欧洲大国关系平衡发展。中国致力于构建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同欧洲大国关系取得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