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刘鹤:蓬佩奥可能没有想到,彻底改写“人权”历史的是中国人 文化方面

理论纵横 2021-12-25 08:2375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普世主义阴影下的人权

——专访哥伦比亚大学刘鹤教授

▍张鹏春是谁?

张鹏春(1892-1957)我不是专业外交官,早年主要从事戏剧创作和文学研究。本科就读于美国,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大学教育学院(1914-1915) 他和博士(1916-1924). ,很多1920年代和1930年代来哥伦比亚留学的外国留学生,都说杜威是他们的导师,可见杜威确实是当时人人都期待的权威。

张鹏春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经历与外交和国际政治无关。他在上世纪初研究文学。回国后,他不仅与徐志摩、胡适成立了新月会,还安排和陪同梅兰芳、齐汝山访问美国,向西方同行介绍和翻译中国京剧的精髓。事实上,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时,就已经活跃于纽约的戏剧界,并曾在百老汇上演过自己的戏剧,比如《花木兰》。当时很难想象,在这样的环境和学习氛围中长大的张鹏春,有朝一日会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副主席,

一个人会有意想不到的机遇和命运向着时代发展。

张鹏春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回国后,先后在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工作。这位戏剧改革者教过的学生中就有著名剧作家曹禺。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张鹏春的活动一直集中在中国戏剧改革、现代人文教育和新文学创作上。

张鹏春(来源:哥伦比亚大学魏德海东亚研究所)

张鹏春的哥哥张伯陵(1876-1951))在天津创办南开学校——现南开大学。张伯陵以重视体育而闻名,当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时,媒体续 之所以出现张伯苓的名字,是因为作为一项全国性的盛会,现代体育理念的引入要归功于张伯苓。大学 北方大量知识分子和大学教师被迫南下后移,张鹏春也选择南下,告别大学教师生涯。

许多像张鹏春这样英语流利、曾留学英美的教育家,曾参与海外抗日救亡的募捐和宣传活动。当时美国还没有参战,张鹏春被派往国外宣传救国,四处奔波筹款。他多才多艺,口才好,通晓中英两种语言和文化;为此,中华民国政府在二战期间任命他为中立国土耳其的外交官。张鹏春在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工作一段时间后,被派往南美智利,任中华民国驻智利大使。

二战结束时,反法西斯盟友开始为建立战后联合国做准备。张鹏春从智利赶赴旧金山,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之一参加联合国的成立。这有点意外,因为一位高级外交官因故未能出席。随后,张鹏春逐渐成为联合国早期最有权势的人物,频频活跃于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同时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谁。由于他出色的工作表现,1946年,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选举张鹏春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副主席。主席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罗斯福。两者的合作非常密切。

我对张鹏春的研究兴趣并非来自他自己传奇般的经历,而主要是重新思考与人权相关的重要问题。一旦我们开始重新思考二战后“人权”是如何转变为今天的普遍概念的,就很难绕过张鹏春。

▍为什么张鹏春在人权史上鲜为人知?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位同事曾说:“我教授人权多年,但不知为何,我从未见过这个名字。” 这个问题成为我研究的出发点之一:主持起草了如此重要的《世界人权宣言》的张鹏春怎么会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这可能是由于以下因素造成的。首先,绝大多数人认为“人权”是西方的概念,几乎是有条件反射的,这立即将这个概念追溯到欧洲的自然人权和神学理论。这大概是张鹏春没有广为人知的主要原因。但人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二战结束后,经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辩论、起草《世界人权宣言》和颁布国际人权公约后,“人权“已经成为西方以外的多元文化和历史。作为西方以外新兴势力的代表之一,在影响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问题是,我们如何规避西方与非西方心态之间的二元对立?如何不再通过后历史谱系来寻求概念的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