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论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四大理论命题‖傅启林

理论纵横 2021-12-04 16:15186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四个理论命题

付麒麟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这是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核心内容,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命题。推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融合,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现代外国马克思主义者都没有涉足的问题。这是中国马克思主义需要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进行探索的重大理论命题。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机遇是马克思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新发展,

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革命的、先进的理论体系,批判地吸收了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可以说,一部世界马克思主义的光辉历史,就是一部马克思主义同各国优秀文化相结合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开创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批判地吸收了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的合理核心,吸收了西方古希腊哲学和文化的精髓;列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充分融合了俄罗斯民主思想和俄罗斯优秀古典文化遗产。许多当代外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都牢牢扎根于民族文化传统:沙夫自 19 世纪以来就批判性地开启了关于波兰语义符号学的对话,以及出色构建的马克思主义语义学;Lukács 是匈牙利著名的革命民主美学家 Airdrie Janos 和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找到了革命、实践和模仿的思想源泉;巴赫金寻找中世纪的民间文化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以狂欢文化、对话、复调等理论为灵感;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家阿多诺、霍克海默、马尔库塞等从德国传统和古希腊文化经典中汲取思想之泉,以批判、对话和融合的姿态,构建了独特而独创的批判理论体系……既创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又深深吸引了大批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和读者,彰显马克思主义强大的理论力量和实践性质。从这个角度看,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融合,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必然选择,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命题。

理论命题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本身蕴含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

●百年党史蕴含着丰富博大的中华文化基因。我们必须尊重我们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割历史。

中国共产党一百年的历史,是一部中国最先进的马克思主义者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融合的历史。它见证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现代先进思想文化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深入融合,也激活了中国文化。基因。

陈独秀的“文革论”虽然刻苦地刻画了谄媚的高尚文学、平庸奢靡的古典文学、晦涩难懂的山地文学,但他提倡轻松抒情的民族文学,清新真挚。现实主义文学和清晰通俗的社会文学在中国文化中也有着深远的历史传统。例如《诗经》和《楚辞》,所谓“国风”多离乡榆次,《楚辞》丰富的母语和遗物。这并不令人难以置信。” 陈独秀的文学革命理论实际上是在颠覆一些已经制度化和陈旧的传统文化,而不是否定整体的传统文化,更不用说抛弃具有新鲜活力的优秀中国传统文化了。后者恰恰是与开创性的马克思主义相容的新文化的源泉。在陈独秀看来,魏晋五言诗“可谓是当时文学的一次大革命,也就是文学的大演变”。毛泽东思想体系实践了“过去为现在服务”的原则。《论实践》阐明了实践认识论的真理为“不入虎穴,得虎子”。他的《论矛盾》强调全面克服片面劣势,引用孙子的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和魏征之说的“听真话,信不过天黑。”辩证的说,这三打朱家庄算是最好的了。毛泽东还用“对立、相辅相成”的中国智慧阐明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在实践层面,毛泽东将中华优秀文化与中国革命相结合,以独特的古典诗歌创作激发了中国革命的崇高精神,创造性地开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相结合的典范。中国美学精神。毛泽东的《长征》诗以经典的韵律表达了红军长征的伟大精神,体现了中国马克思主义革命的崇高精神与传统审美文化的有机结合:“红军不怕远征,千山万水只待闲暇。无梦走泥丸威风凛凛。崖上金沙暖,大渡桥跨索寒。更何况岷山,万里雪,三军皆松。” 在“新民主主义”中,毛泽东提出了“民族科学群众”“文化文化”理论,认为不能完全西化,必须批判性地吸收一切优秀文化,建设具有民族特色的新文化。特征。他指出,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创造了灿烂的古老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去除其封建糟粕,吸收其民主精华,是发展新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它不能没有批评就具有包容性。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败,必定是与古代优秀人民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民主革命的东西区别开来的烂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去除封建糟粕,吸收民主精华,是发展新的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它不能没有批评就具有包容性。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败,必定是与古代优秀人民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民主革命的东西区别开来的烂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去除封建糟粕,吸收民主精华,是发展新的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它不能没有批评就具有包容性。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败,必定是与古代优秀人民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民主革命的东西区别开来的烂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吸收其民主本质是发展新的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它不能没有批评就具有包容性。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败,必定是与古代优秀人民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民主革命的东西区别开来的烂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吸收其民主本质是发展新的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但它不能没有批评就具有包容性。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败,必定是与古代优秀人民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民主革命的东西区别开来的烂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是民主和革命的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文化,也就是或多或少是民主和革命的东西。中国现在的新政治、新经济是从古老的旧政治、旧经济发展而来的,中国现在的新文化也是从古老的旧文化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历史,永远不要切断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