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中国主流电影与文化核心价值观的构建[文化研究论文]

文化研究 2021-11-03 16:09178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不管我们民族电影产业在投资动机、经营方式、盈利模式、审美风格等方面有什么不同,我们都应该倡导、尊重和传播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化价值,把文化精神的传承视为不同的电影。形式的共同使命。不同形式的电影在功能上各有侧重,在文化核心价值上不能相互对立。划分不同形式电影的原则不能作为划分不同文化价值的依据。任何类型的电影都应该限制和禁止对民族情感的伤害、对国家形象的嘲讽、对正义精神的亵渎、对性别差异的歧视;无端的暴力,变态的性行为,和扭曲的人性 任何类型的电影都应该被抛弃和指责。并不是因为它是一部所谓的艺术片,在所谓批判现实主义的口号下,可以任意扩展社会生活的负面表达,将人们的真实处境描述为黑暗。似乎电影越黑暗,作品的意识形态内容就越深。; 也不能因为它是所谓的主旋律电影而忽视社会生活中的矛盾,掩盖正义与邪恶之间的尖锐冲突,将复杂的现实生活扁平化和简化;更别说夸它了,因为它是商业电影《邪恶》,颠倒黑白,混淆荣辱,用自然界中的“丛林法则”代替人类历史发展中的正义法则。与印刷时代相比,现代人的 文化的传承和认同更多是通过图像语言来完成的。当我们理解一种形象的符号系统时,我们实际上是在体验和理解一种文化的意义和价值体系。

要让世界了解中国,就不能不关注图像在文化传播中的重要作用。尤其是传播我们的文化核心价值观,坚持人类基本伦理,弘扬民族文化精神,离不开视频媒体,尤其是覆盖面广、观众多的主流电影。为此,主流电影应该在不同的叙事形式中建立共同的、共享的文化核心价值。所谓共通,是指在不同的电影类型、不同的表演主题、不同的叙事风格中,确认一种普遍认同。文化核心价值是指在弘扬个人艺术创作风格、尊重艺术创作审美规律的同时,弘扬共同的文化核心价值观。换言之,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不同的电影类型、不同的故事主题、不同的叙事风格,不应成为不同文化价值取向的入场证。我们应该以和、仁、孝、忠为核心文化理念,融合不同艺术作品的精神景观,让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成为支撑不同叙事形式的共同基础,并在此基础上,走向社会。以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为核心的国家主流思想观念。将过往在艺术作品中突出的政治思想中国文化研究,推迟到艺术作品的文化背景中,让观众通过确认作品的文化核心价值,认同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艺术,而不是放置一个政治概念。在整个艺术品的“头版”中,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不应成为艺术品表面形式的标签。

文化的核心价值应该成为一种“内置”在艺术作品中的叙事节日,而不是叙事节日之外的精神意义。它应该成为支撑艺术作品故事内容的文化基础。观众通过作品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直接感受到一种感性和直觉的力量。他们在这个艺术形象的基本精神景观中所感知和理解的,是关于人性、道德和伦理的文化。内容,而不是意识形态、政治或政策内容。让观众认识到电影文化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

坚持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不仅意味着重新确认我们传统文化的经典内容,更意味着传统文化的普世价值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历史联系,这使得我们的电影体现了古今一、中西融合的文化取向

无论是世界电影的历史发展,还是中国电影的现实,我们都不应在电影文化层面过分强调所谓的民族差异。电影本身就是一种世界语言。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特别是在中国电影越来越依赖海外市场来支撑其国际化生存和发展的背景下,一味强调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会加剧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即使是抵抗和冲突,至少也会加剧不同文化之间存在的隔阂和对立,不利于中国电影产业的市场拓展,也不利于中国文化在更广阔的国际空间中的推广和传播。所以中国文化研究,恪守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不仅意味着重新确认我们传统文化的经典内容,广泛传播中华文化的价值,更意味着传统文化的普世价值与现代价值的历史联系。文明。,使我们的影片体现出一种古今一、中西融合的文化取向。电影《我的长征》展示了红军由危转险的历史进程。不仅再现了湘江上的血战等重大战役,还将红军的剧情放入彝区,在红军万历的阴森铁狱中拯救奴隶的旅途中,红军不仅是强大的力量和正义的力量,也是仁慈的救世力量。他们所进行的革命,不仅是针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行动,而且是为世界人民谋求人人平等的真正崇高的人道主义行动。这种叙事方式对于拓展中国电影的文化和心理空间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