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跨文化研究 搜索新闻页面

文化研究 2021-10-27 08:08193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2021年4月9日下午,由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主办的跨文化系列讲座第107讲在交通四楼213室举行。”,讲师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周云龙教授,主持人为陈蓉女教授。

周云龙教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比较文学专家周宁教授。他的一些学术成果是跨文化戏剧研究领域的重要参考书。

周云龙教授

在本次讲座中,周云龙教授从西方核心文艺概念之一的“模仿”入手,结合相关理论和学术著作进行案例分析,分享了跨文化戏剧研究的方法论问题。在场的老师和学生。

讲座分为四个部分:

1. 什么是跨文化戏剧?

2. 模仿(和复制)简史

3. 模仿/再现和身份政治(在跨文化戏剧实践中)。

4. 超越身份政治?

01

什么是跨文化戏剧

(跨文化剧院)?

1970年代,美国戏剧家理查德·沙克纳提出了“跨文化戏剧”的概念,以取代所谓的“国际主义”。舍克纳认为,“跨国”本身就包含一种政治规制,而不是自然意义上的文化概念。“跨文化戏剧”的概念一经提出,便在学术界引起争议和思考,进而演变成一个约定俗成的术语。周教授表示,虽然当前的“跨文化戏剧”概念与沙克纳最初提出时相比,在内涵和外延方面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每个人对“跨文化戏剧”的不同概念之间有一个共同点。交集是来自不同文化传统的戏剧元素的融合和挪用。这种交集是理解“跨文化戏剧”的关键因素。

讲座现场

席克纳提到,在“跨文化戏剧”一词出现之前,这种类型的实践已经广泛存在。比如1890年代的日本新剧(新剧)和1920年代的中国剧都是“跨文化剧”。文化戏剧”。周云龙教授以中国戏剧为例解释谢克纳的观点:中国戏剧不是本土戏剧风格,其产生具有广阔的全球背景,融合了多种外国和本土元素。周教授指出舍克纳对跨文化戏剧的描述让他想起了《东方学》第一章赛义德提到的西方对东方的想象。针对这个问题,赛义德在他的书中引用了两个古希腊悲剧,即埃斯库罗斯的“波斯语” 和欧里庇得斯的《巴克斯的伴侣》。赛义德将两部悲剧中出现的东方形象定义如下:“波斯人”代表了一个失败而哭泣的亚洲形象;“酒神之伴”代表了一种西方的形象。危险和威胁的东方形象。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赛义德将两部悲剧中出现的东方形象定义如下:“波斯人”代表了一个失败而哭泣的亚洲形象;“酒神之伴”代表了一种西方的形象。危险和威胁的东方形象。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跨文化研究,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赛义德将两部悲剧中出现的东方形象定义如下:“波斯人”代表了一个失败而哭泣的亚洲形象;“酒神之伴”代表了一种西方的形象。危险和威胁的东方形象。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一种戏剧类型,而是一种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代表一个失败和哭泣的亚洲形象;“酒神之伴”代表了一种西方的形象。危险和威胁的东方形象。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代表一个失败和哭泣的亚洲形象;“酒神之伴”代表了一种西方的形象。危险和威胁的东方形象。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这两个意象构成了西方想象东方的两种原型。周教授认为,赛义德在《东方研究》中选取的这两个例子说明,自古希腊悲剧以来,戏剧一直是跨文化的。基于以上分析,周云龙教授总结了什么是跨文化戏剧:跨文化戏剧不是分类体系下的戏剧类型,而是方法论层面的实践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