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跨文化研究 搜索新闻页面

文化研究 2021-10-25 06:58141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内容概要:艺术跨文化研究领域有一个实用的研究方法:中外艺术史的比较研究。在进行比较时,研究人员或多或少不得不借助一些认知尺度,通过思考文化发展的“速度”、“顺序”和“利弊”来开拓研究空间。当面对根植于内心的民族文化,面对长期以来被欧洲中心主义加持的经典艺术史时,“民族艺术是否属于次要文化”的理解和担忧涌上研究者的心头。当艺术史的跨文化研究发展到这个阶段时,学科的研究目标应该指向哪里?王才勇教授认为,跨文化研究的目的不是证明哪种文化优于另一种文化,而是观察新艺术风格的客观存在跨文化研究,研究这些新艺术风格的产生机制。

关键词:跨文化艺术史,艺术风格史,中外艺术比较研究,文化传播,跨国研究

跨文化艺术史:艺术地理学意义的比较研究 李远藤(《艺术观察》特约记者,东华大学时装与艺术设计学院艺术理论系讲师,博士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理论):在研究跨文化传播问题时,值得注意的是,“西方”是一个由不同国家组成的一般概念,“东方”也涵盖了许多国家和地区。当研究人员发现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鲜明的特点时,你从哪里开始具有相对普遍的规律性?如何看待跨文化研究的特殊性和普遍性?王才勇(复旦大学文学美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兰克福大学艺术史博士,卡尔斯鲁厄设计学院历史理论博士后):如果你想在跨文化艺术研究中找到特殊和普遍的规律,绝对不是简单地从地理角度看,而是依靠关于文化地理学,甚至借用我创造的一个新术语,从“艺术地理学”的角度。美术地理学是文化地理学的延伸,即审美语词的产生规律不是按照自然地理划分的,而是有自己的地理分布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是美术大地理区域,即美术地理意义上的“西方美术”。在很多情况下,这个艺术地理学和日常地理学不是同一个概念,两者并不重合。这是第一点。

对于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具体理解,我认为应该从案例分析入手。我们不应该在一开始就进行一般性研究。我们必须从案例构建中看到这种特殊性体现在什么地方,因为跨文化艺术是一个新的学科增长点。点,其自身独特的普遍性尚未建立。李恩朵:讨论跨文化研究,难免要涉及文明和文化的“进化”。您如何看待不同国家和文化发展的速度和顺序?王才勇:关于文化发展的速度和顺序的问题,已经谈得很多了。似乎“文化发展是有先后顺序和速度的”已经成为事实。我用“好像”这个词的原因 是因为我个人只是在有限的程度上得到了认可。如果文化有快有慢,有先有后,它心照不宣,有一个参照点。在英语中,文化一词最初与土壤有关。文化一词是指植物的生长。把一粒种子放在土里,开花、发芽、结果,就叫做“栽培”。我也用植物的例子来谈文化。比如开花初期,可能就是我们说的原始文化。早果就是所谓的“先”,可以说是先果,但有的植株长得快,有的植株长得慢,后来结果的植株最终可能比第一次结实的植株枝条更密,花更多。 . , 不过后来确实生效了。所以,

如果你想讲述文化的顺序或速度的意义,你必须在其中有有价值的判断。我仍然使用植物的例子。种一粒种子,是种2朵花还是5朵花比较好——这里是一个价值判断。所以,我们必须先有价值标准,才能谈文化的速度和优先级。比如,我们经常会想,什么样的文化影响对美好生活最有意义?如果我们根据这种方式建立一个文化标准,那么我们就可以用这个标准来比较各个地区和文化的速度和秩序,否则就无法笼统地谈论它。比如,西方文化可能比中国文化发展得快,但能不能说西方文化一定比中国好?很难说,

华佗中国乐手布面油画23.4×18.2 cm,约1710年

艺术作品跨文化传播的“原创论”具有理想主义成分。李恩朵:您曾在“文明互鉴视域下中国审美文化对现代西方的影响研究”论坛上提出一个重要观点:“中国文学话语的全球建构问题不是直接将我们的文学艺术思想完整地推向世界,而是选择和提炼当代意义的精髓并将其推向世界。” 在这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我们应该选择和提炼哪些方面的文化并向世界推广?王才勇:我认为“中国文学话语的全球建构”对所有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鼓舞人心的话题。不仅,但是我们国家已经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事情。我当时提出上述观点主要是为了说明:光喊口号是不够的,还要注意一些具体问题。因为“向世界推广中国文化”这个话题很励志,也很容易产生误解。例如,据了解,我们必须完整地将我们的思想推向世界。这个“完好无损”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想到,欧洲人介绍了庄子和龙画的例子。我们说你提到的庄子是错误的,这应该是庄子的意思。我们说西方人不是这样画中国龙的,他们应该这样画。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词。这背后有一个潜意识——“中国文学艺术走出去,就是把我们的文化原地搬出去”——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在我心里,我愿意同意这个观点。因为中国人对中国文化的感情,我很想传播原始的东西,但愿望和现实往往不是一回事。这只是美丽的一厢情愿,实际操作中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