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人民日报:理论也是唯心主义

理论纵横 2021-10-23 08:08131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孔子心中的偶像是周公。《论语》记载:“太可怕了!我要拒绝!久而久之,我也不会梦见周公了。” 他认识的社会是周朝。我追随周!”他的理想是弘扬“道”,包括复兴改造周道、仁政之道、《礼记》中的“大道天下公平”之道。 ” 韩愈说:“天不生仲尼,岁月如长夜。”虽说是大话,但中国理论从此走上了理想之路,弘扬理想成为指南针先行者和夜行者的北斗七星。

比孔子年轻120多岁的柏拉图,他理想的政治人物是哲学家+政治家,这是古代政治与宗教的统一。他的代表名字是“乌托邦”。理想的社会是正义、等级制度、法治和民主。,教育精神的乌托邦。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写道:尽管柏拉图之后的欧洲人描绘了多种乌托邦,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柏拉图所宣扬的观点几乎是无可争议的”。

《论语》和《理想国》是中西理论的开创性著作,也充满了理想。2000多年后,中国迎来了20世纪的社会主义理论和理想,实现了传统思想文化特别是理想的“凤凰涅槃”;欧洲经历了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共产主义的理论和理想。理论演进,理论之歌永无止境,理想精神久久不息,理想“永恒之灯”风化闪耀,理想“罗盘”不断引导人们走向雷电交加的彼岸。如果爱情是文学的永恒主题,贸易是经济的中心话题,

历史往往“向后看”,新闻重在“见证真相”,而理论往往在过去、现在、未来的“三点一线”中深思熟虑,需要“向前看”。人们为今天和明天而活。讨论明天的生活,是人生的理想主义;行业的现状和发展是什么,未来的趋势是什么,展现行业趋势的未来是行业的理想主义;社会存在于现实中,社会将走向何方,社会将走向何方,是社会理想理论;世界在运动和变化,明天和后天它会如何运动和变化,这就是世界理想理论。刘勰《文心雕龙·论说》“赞”:“ 原因在于文字,叙述变成理论。话语深于人天,直达远方。阴阳不二,鬼神低等。” 理论的特点、使命和责任确定,这意味着它不能放弃它的理想,只关心过去和现在,它规定它不能忽视未来,只是“什么都没有”关在房间里,怀疑、诅咒和抱怨。

理论需要论证。这还不错,只是“技”,不是“道”。理论方法包括“自我实现梦想”或“自我实现自己的道路”。大多数理论都有逻辑起点,关键在于是否有逻辑终点。这个终点不过是一个理想;许多理论根据逻辑终点或理想设定了逻辑起点。理论观点不仅是从历史、现实、实践、数据、数据、形势分析中提炼出来的,而且是从理想中衍生出来的。理想的光线会反射多个视点;理论判断基本上是基于对现实到理想过程的科学判断;理论框架需突出“大纲” 理想以实现目标和目标;理论论证的关键在于如何证明,是从必然领域走向自由领域,还是从现实走向未来,实现理想更好。这样,“自圆其梦”或“自圆其道”,辅以自圆之说,必如宝鼎解牛之法,“持刀站起,四处寻找,并充满雄心壮志”。由此产生的理论自信,当然是对理想的坚定信念。

对于理论家来说,理想测试他们的技能、决心、模式、结构、想象力、判断力和逻辑。心中无理想纵横理论,则思想饥荒;心中没有理想,写作容易恐慌;有理想的人坚强,没有理想的人没有那么坚强。在今天的中国,理想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为理论工作者建构理论、钻研理想提供了根本方向和基本遵循,也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广阔的视野。世界时代,理论家需要寻找方向,努力工作,提供洞见和远见,建立一个充满理想的精神家园纵横理论,激励人们为理想奋斗,至少提醒人们不要误入歧途;

这是一个铸造理想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充实理想的时代。希望理论工作者不忘初心,吸收外界,也面向未来。在聚焦中心、服务大局的同时,要思考10年、30年、50年甚至一百年后的事情,着眼未来,谋求发展,树立理想。理论,展开想象的翅膀,飞向未来。

《人民日报》(2017年3月16日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