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李辉: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现实动因

文化研究 2021-08-23 11:41140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文化产业一词最早出现在阿多诺和霍克海默合着的《启蒙辩证法》一书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文化产业的定义如下:文化产业是按照行业标准生产、复制、储存和分销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一系列活动。新时代,如何理解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的关系?文化产业管理者应该具备怎样的世界观?文化产业发展的现实动力是什么?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国际文化科技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文化交流合作促进会理事、中国企业联合会访问研究员李辉先后担任文化中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投资协会总经理。产业投融资促进中心副主任等针对上述问题,李辉主任近日到山东大学做了精彩讲解。

文化事业,顾名思义,属于公共文化管理,而文化产业是微观层面的企业管理和项目管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是什么关系?两者在实践中的关系是:“文化事业带动文化产业,文化产业带动文化事业。”

如何理解这种关系,这里以电影数据中心为例。

2019年《复仇者联盟4》(以下简称《复仇者联盟4》)上映时,全球排名比例高达80%,票房占比接近99%,几乎碾压国内同一时期的电影。

我们都知道好莱坞电影在传播美国意识形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二战后,美国推出马歇尔计划,名义上帮助欧洲恢复电影业,实则控制了欧洲电影业。好莱坞也在那里。是时候起来了。为了保护本土电影文化产业研究院,防止好莱坞大片侵蚀国内电影市场,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出台了电影配额制度。比如法国也引入了配额制度,开始限制进口外国电影的数量:发行公司每发行七部外国电影,必须同时发行一部国产电影。后来,七人变成了三人。

在电影名额制下,《复联4》是如何取得高片位的?规则是一回事,在实践层面上,情况非常复杂。虽然我国也对进口电影的上映有限制,但优质国产电影的供给不足。在满足排期和贡献票房收入的门槛上,影院仍然严重依赖进口大片。

从电影发行的角度来说,早期的电影发行,到现在使用数字加密硬盘的发行方式都是实体拷贝,这其中会出现各种问题。实体拷贝的分发方式取决于物流环节,可能存在某个影院今天计划放映4部电影,但手头只有一部的情况。

解决这个问题,可以引入一个电影数据中心,利用5G高速通信和计算机超算中心组成云平台服务文化产业研究院,一个数据中心连接全国的屏幕,从而规避风险物理复制。

电影数据中心属于文化事业范畴。但是,它的建设和运营可以通过文化产业的反馈来实现。从文化产业的角度来看,电影院的商业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群聚集的驱动力。在看电影之前,约三五个朋友吃饭,买书等,都会在电影院产生直接的相关消费。根据华为的计算,电影票房与直连消费的比例约为1:3.5。 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0亿元,直连消费突破2000亿元。

如何将直接相关消费与电影票房联系起来?目前在社会层面上没有系统。如果我们设立实名电影消费卡,并赋予其第三方支付功能,电影院和周边商家将形成消费联盟。消费者联盟的概念是折扣。运营成本从折扣系统中提取,年收入反馈给电影数据中心的基础运营。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职业指导、行业跟进、行业反馈给职业的闭环。

一般说到文化,大家都会默认精神产品,分为内容产品和形式产品。但对于文化产业的研究,视野应该从传统的精神财富的创造扩大到与物质财富的创造更广泛的结合。各个行业的高级表现形式其实就是文化表现形式。

既然文化产业是各个产业的高层表现,那么文化产业管理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世界观?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是增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的重要任务。”这是文化产业管理者的核心任务。

“讲好中国故事”是内容叙事层面文化产业发展的明确目标。比如通过电视剧、歌舞等艺术表现形式,输出文化精品,展现中华文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