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为什么网络电影一边追一边骂?

网络视点 2021-08-16 08:04102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访问:

阿里巴巴云“88钢棒节”:免费获取商业计划书、通讯文案、智能记账工具

虎嗅移动信息组作品

作者 |黄庆春

或许视点网络,爱奇艺在2014年提出“互联网大”的概念时,并没有想到它会迅速成为一种媲美影院电影的新业态;更何况暗中开发的网络电影就像毛细血管一样。我们不断为各大视频平台的会员服务抽血。

网络电影越来越有价值

5685万(数据截至4月30日)——这是腾讯视频独家播出的《鬼吹灯:湘西秘典》获得的票房成绩,紧随其后的还有《鬼故事:人间爱情》在腾讯视频独播获得5077万票房。

左:《鬼吹灯:湘西秘藏》右:《中国鬼故事:人间情》海报

“搁置之前,单播账号分享超过1000万元是一个不错的项目。现在视点网络,两个单平台账号共享票房突然冒出超过5000万。而且,腾讯今年上半年独家播出的《兴安岭猎人传奇》,两个月就飙升到4000万以上,大家都很兴奋,我手上有两个项目试试腾讯。”一位制作人感慨地对虎嗅说。

不仅如此,胡还嗅到,去年全网有70多部网络电影,账户拆分超过1000万。今年仅腾讯视频的1000万账户拆分项目就增加到了26个;至于拆分账户的总金额,有爱2021年上半年《腾》TOP10总票房突破12亿元,仅4月份三个账户总票房就达到4.1170亿(最新统计)在第三方平台上是截至 4 月 30 日)。

尤其是那些在院线表现不佳,但在网络上火热的奇幻类型——《2020中国网络电影产业年报》显示,奇幻类型占网络电影票房前20名的60%去年。 .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制片人对在线电影的投资信心不断增强。

云禾数据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电影产业年度报告》显示,网络电影基本告别“低成本”时代——2020年,300万部以下电影的投资成本将从51%下调到40%,投资成本600元以上的电影占比上升到34%,千万级以上的电影占比也跃升到12%。

对此,兔洞文化运营负责人程润国在接受虎嗅专访时坦言,“不足为奇”。

他认为,爆发的潜在逻辑在于网络电影的受众明显更大、更普遍。 “首先,影院银幕的扩张速度相对有限,不能像网络电影那样快。二是影院观影门槛高。为了追求仪式感,观众只能在电影院停留两个小时;最后,在近两年院线电影价格上涨的趋势下,很大一部分观众都去了网络电影。”

作为2021年第一部行业热播《兴安岭猎人传奇》的出品方,兔洞文化收获了4346.7万(截至6月11日)的票房,让程润国信心满满说,“现在很多顶级网络电影都有原创故事,网络情节,制作精良,口碑正赶上影院电影。”

左:《兴安岭猎人传奇》海报 右:《狄仁杰:飞天罗刹》海报

导演黄河也持这一观点,“经过这几年网络电影的发展,至少顶尖的作品都在努力制作高品质的产品。有好的团队,才能出好作品。”优酷2020年票房冠军《狄仁杰的飞头罗刹》是他的代表作,该项目票房高达3023.400万。

也就是说,网络电影的商业化能力正在加速被市场接受。

“坏孩子”也可以管理。

事实上,“网大”的开始是另一回事。

时间回到2014年3月18日,爱奇艺首次提出“互联网大电影”的概念。在此之前,它们以微电影的形式散布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之后,他们备案入驻的淘金者大大增加了“网大”的产量——2014年,“网大”上线的人数只有450人,两年后(2016年)这个数字攀升至2500人。

然而,早期的“网络大佬”充满了槽点。

首先,作品大多以丧尸、童话、神魔、色情披风的形象出现——原因是网络综艺娱乐性更强,自制剧CP和IP的基础是大,而“互联网大佬”最初的用户画像是小镇青年(仅指2020年腾讯视频网络电影市场的用户画像)。观众群体极大地制约了制作方向,所以当时的黑帮、丧尸和软色情元素成为了播出量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