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从地域文化到民族想象——新时代影视史研究的

文化研究 2021-08-10 11:22181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从地域文化到民族想象

——新时代影视史研究的新方向

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影产业的蓬勃发展,一批以水土为主题、富有地域文化、具有强烈现实主义和人文主义色彩的电影出现在银幕上。相应地,学界也开始关注这些电影背后的文化地理和电影制作。甚至在改革开放之后,随着西方电影的兴起地域文化研究,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历史脉络,进而探寻地域电影与中国电影的关系,探寻其背景。中华民族想象一个共同体。在近日由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影像北京与‘北京制造’:历史、现状与未来”高端论坛暨第二届中国影视史年会上​​,学术界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北京。会议由中国美术学院影视研究所所长丁亚平主持。

影视史学的新维度

在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朱东立看来,新中国成立70年来,北京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影视产业和文化中心。影视创作肩负着民族叙事的伟大使命;同时,北京的影视作品也在不断关注和反映这座城市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除了国家的政治文化,经纬文化作为基层市民的身份,也为北京的文化增添了多样性和丰富性。北京文化不仅是北京的,同时也是超越北京的,是指整个国家和民族。因此,北京文化具有特殊的两层结构。今年的大会从“形象北京”和“北京制造”的角度探讨了北京与影视产业的关系。选择这种方法为中国影视史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维度。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胡志峰认为,“影像北京”是一种国际化、人文视野的影视史观,“北京制造”是一种观从地区和产业的角度研究电影和电视史。从人文地理学等新的研究视角将影视发展与地域文化、地域文化和城市发展相结合,是当前影视研究的新方向、新阶段,具有重要的学术、思想和文化意义。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李素元从“电影史的个人特征”出发,认为电影史仍应对具有代表性或经典的电影进行深入分析,探索创作思路和理论创作者的贡献,努力为中国电影艺术的发展梳理出一条道路。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克以《北京55》、《末代皇帝》、《大宗师》为三部以北京为核心的电影为例,提醒道:“我们理解的历史,不是中国人理解的历史。西方世界;文化符号标志性的城市景观,与我们想象中的文化符号不一定相关,它的含义将在电影中重新诠释;在创作《北京制造》时,可能会有大量的外国人,我们必须首先打破外国人的刻板印象,塑造了符合生活逻辑和生活现实的生动形象。”

影视史上的新问题、新方法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钟大峰提出了两个关于电影史研究需要什么样的数字化修复的概念。首先是图像史学。除了内容叙述之外,它还对图像进行了深入研究。一些更具体的细节,如人物的着装、服饰、服饰、使用的工具,为我们提供了更丰富的历史概念。二是还原伦理。修复工作是什么样的伦理态度,修复应该如何进行?从黑白图像恢复到彩色图像,许多历史细节和时代感已经丢失。讨论还原伦理的核心是尽可能还原历史的原状。

北京电影学院陈山教授总结了以电影史学家李少白为核心的中国美术学院学者的三大特点:前瞻性、开拓性视野、理论能力强、科研教学能力并重。陈山认为,高校的学术研究应该总结自身的学术传统,将华语电影学院提炼成各学院各自学术道路的历史,走多元化的学术发展道路。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道新介绍了“数字人文”的研究方法并提出:数字与人文的疏离与异化问题;算法主导中国电影业,而学术研究则沦为一堆简单的大数据技术数据库;中国电影研究中的数字人文基础设施严重滞后,亟待解决跨语言、跨学科、跨社区的合作网络问题,提出数字人文与电影相结合的研究思路。

影视史与文化地理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王海​​洲认为,地域文化和地域电影文化研究的繁荣,反映了中国电影文化的多样性,当前中国电影研究力量的多元化,中国电影风格的多元化,以及地域文化作为优秀导演脱颖而出提供了丰富的土壤等多重身份。

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员贾磊磊认为,地理是进入艺术研究的重要途径。他认为,人类是地理环境的产物,地理关系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具有制约作用。文化地理学是探索民族文化、社会和政治的关键。

广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田秋生从社会史的角度分析了电视纪录片背后的社会粘性和电视产业市场化进程的加速。

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员赵卫方探讨了华语电影与地域电影的关系。华语电影的语义指向社会学和文化方面,而不是纯粹的语言学。他认为,华语电影的概念有其必然的历史文化因素。在文化想象共同体的概念下,政治和经济方面逐渐趋同,只有来自不同地区的华语电影才能逐渐融入华语电影。 “华语电影”的概念直到80年代才变得有意义。他认为,少数民族同胞拍摄的母语电影和中国大陆以英语对话为主的电影,由于共同的文化想象,也应该归类为华语电影。他说,华语片包括大陆、港台、澳门片,以及粤语、闽南语片、上述四地合拍片、四地合拍片和海外片。 、少数民族电影和海外华人社区。独立拍摄的电影等。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北京与“北京制造”的相聚是新时代影视史学深耕的必然要求。地域文化与影视发展的更紧密结合,城市与影视的发展,是影视史学的必然结合。深耕拓展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