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地域文化下地方地域艺术特征研究

文化研究 2021-07-29 16:19167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摘要:攀西地域文化赋予攀枝花地域艺术独特的地域风格特征。攀枝花地域艺术的创作题材、绘画语言形式、艺术精神都与攀西地域文化息息相关。攀西地域文化、攀西少数民族文化、攀西大裂谷生态环境文化中的三线文化对攀枝花地域艺术创作产生了不同层次的影响。

关键词:攀西文化;区域艺术;艺术特色

法国文学艺术史学家丹纳认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本质取决于年龄、种族和环境三大因素”[1]。攀西地区独特的三线文化、攀西少数民族文化、攀西大裂谷生态环境文化对攀枝花地域艺术特色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攀枝花的三线文化既是一代三线建设者的文化记忆,也是攀枝花城市文化精神的灵魂,融合了区域文化创新发展的诸多方面。攀枝花工艺美术的艺术精神以三线精神的弘扬为基础,三线文化赋予攀枝花工艺美术独特的艺术品质。攀西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彝族、傈僳族、苗族、白族等少数民族在审美观念和艺术表现形式上具有独特的民族特色。攀枝花地域艺术在创作理念和绘画语言形式上均以攀西族为主体。从文化资源中汲取养分,使攀枝花地域艺术在攀西地域民族文化中独树一帜。攀西大裂谷独特的生态环境赋予攀枝花地域艺术独特的审美特征。攀枝花位于攀西大裂谷中南段。其雄伟险峻的山沟自然风貌塑造了攀枝花地域艺术的崇高、刚毅、奔放的审美品质。攀枝花地域艺术是以攀西地域文化为基础进行创造性表达,以攀西地域文化精神为艺术精神,形成具有独特攀西地域特色的艺术形式。

一、攀枝花工艺美术的三线文化精神特征

三线文化是攀西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起源于三线建设。 “三线建设是指自1964年以来,以国家为主导,以我国西南、西北地区为重点,以战备为核心,以国家为主导的大规模经济建设运动。 [2]三线精神是指在三线建设过程中形成的“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勇于创新”的文化精神。 ——线路建设。攀枝花的城市建设从三线建设中诞生。三线文化是攀枝花的城市文化,三线精神是攀枝花的城市精神和攀枝花工艺美术的艺术精神。 2019年在成都举办的攀枝花工艺美术展的序言中写道:“虽然激情岁月已悄然逝去,但‘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勇于担当’的‘三线精神’创新’,深深植根于这片炙热的土地和当地画家的血液,赋予其精神深度。”攀枝花的工艺美术创作主要围绕三线精神,突出三线精神为艺术主题,形成了独特的攀枝花三线文化艺术风格。首先,攀枝花工艺美术强调写实画风,表现三线工业建设和生产的艰难环境,弘扬钢铁工人乐于奉献、不怕牺牲的高尚精神。 “刚”是其绘画美学的内在本质。徐英中创作了油画《创业时代》,诗句反映了三线建设的艰难环境:“三石立壶,帐篷筑巢”。吴汉怀的油画《炉台春秋》、《冰封的动作》、《纪念碑》,杨晓明的油画《工人》、《千度》,都以厚实而真实的方式描绘了三线工业生产的工作环境。笔触。 “炼钢炉前千度生产,高温多尘环境下,不仅工作条件恶劣,而且危及生命”[3]。

此外,杨少刚、陈景峰、王文革、马力、周长权等画家的工业题材画作也展现了钢铁工人艰苦奋斗、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劳动场景。攀枝花工艺美术的震撼不在于产业本身,也不在于绚丽多彩的绘画语言,而在于劳动者在艰苦环境中的无私奉献和生命价值所带来的精神震撼。其次,攀枝花工艺美术注重民族观念和集体意识的弘扬。绘画理念强调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和集体命运的相互关系。吴汉怀的油画《鸟巢》,通过钢筋混凝土土壤中的鸟巢形象地表现了攀枝花的建设者为了国家建设而背井离乡,落户“钢铁之城”攀枝花。吴小荣的《走进三线》、陈景峰的《红色时代》等绘画作品描绘了攀枝花建设的场景,三线建设者拖着家人进入攀枝花山区。画面十分感人,画面中的画面隐喻了个人的命运与国家建设的关系。攀枝花工艺美术强调个人意识与民族意识、集体意识相统一的集体主义审美观念,强调个人价值、民族命运与国家、集体利益至上的审美观念,以及中国传统崇尚的家国情怀。儒家文化具有内在的一致性。最后,攀枝花的工艺美术在叙事特征上具有戏剧性、运动性和宏观审美特征。攀枝花的工艺美术画注重叙事表现,强调运用戏剧化的劳动场景真实生动地体现三线建设者的崇高精神。